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民生失分:土耳其执政党遭遇历史危机

网络整理 2019-04-03 21:45

4月2日,综合官方的阿纳多卢通讯社初步统计结果,在上周举行的土耳其地方选举中,总统埃尔多安所属的正义与发展党(正发党)不仅屈辱性地丢掉多个主要城市控制权,还在全国失去近半壁江山,遭遇2002年连续执政以来的历史危机,甚至打破埃尔多安本人自1994年当选伊斯坦布尔市长后铸造的政治神话,再次印证了得民“生”者得天下的一般规律。

惨不忍睹:正发党从未败得如此难看

这次选举是土耳其2023年大选前的最后一次全国市政选举,不仅检验执政党正发党的民心得失,还将对4年后建国百年时的总统和议会大选产生强烈冲击。虽然正发党勉强维持部分地方选举的领先局面,但是,大量重要城市市长位置易手已表明,土耳其选民特别是大中城市选民不满正发党继续执政,希望换马并求新求变势不可挡,并正在改写这个国家的社会和政治光谱,尤其是高举凯末尔主义大旗的传统大党共和人民党的强势回归。

阿纳多卢通讯社报道,正发党在全国范围内获得45%支持率,其盟友民族行动党赢得近7%选票,合计保持约52%的微弱优势。但是,反对党联盟特别是共和人民党卷土重来,攻克除布尔萨之外的六大城市中的五个,包括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

大伊斯坦布尔市乃埃尔多安打天下并首次出任市长的发迹根据地,也是其从主政地方走向引领国家并为自己和正发党积累政治资本的发轫之地,拥有2000万人口,约占全国总量的1/4,因而有“小土耳其”之称。大安卡拉市为土耳其首都,也是埃尔多安与正发党执政后刻意经营并呼风唤雨的新高地,因此,这两大城市的管理权归属在全国都具有绝对的风向标地位,而且,它们不仅具有超级城市的政治地位和国际影响力,还占据全国经济总量的65%。如今,居然在正发党统治以来首次双双“城头变幻大王旗”,震撼效果可想而知。

如果不将正发党丢失诸多重镇和大面积选票视为失败,那么,其结果也只能用惨胜来形容。过去两个月,埃尔多安不辞劳苦亲自在全国为正发党和盟友候选人站台造势。按常理,埃尔多安和正发党携执政优势,在组织、动员、财政、后勤和舆论宣传等方面占尽先机,然而,多数精英选民并不买账并用选票将控制各大城市的正发党及其盟友市长赶下权坛。尤其是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落入反对党之手,将使埃尔多安和正发党未来几年的日子非常难过,受制于人势在难免,也将进一步削弱他们的执政能力和行政效率,加剧现有危机。

据统计,共和人民党获胜的五大城市人口约占全国人口的40%,其候选人均以微弱优势击败正发党及其他党团候选人而改写历史。在安卡拉省,尽管正发党获得19个城镇的选胜,却丢掉大安卡拉市等三镇,反对党联盟候选人曼苏尔•亚瓦什在大安卡拉的角逐中获得50.9%的选票,正发党候选人则以47.2%落败。在伊斯坦布尔省,正发党获得24个城镇控制权,却同样将大伊斯坦布尔市及其他14个城镇输给共和人民党。第三大城市伊兹密尔,共和人民党候选人穆斯塔法•索耶尔更是以58%的较大优势击败获得38.5%的正发党竞争者。

正发党不仅遭遇共和人民党的巨大挑战,亲库尔德的人民民主党也重新夺回东南部大多数城市,而通杰利省还破天荒地出现共产党人市长。正发党一党独大的局面在市政层面快速瓦解,一党领先、多党争食的新格局更加明显。

跳出党争激烈、此消彼长的竞选本身看,土耳其社会撕裂加剧,这种马赛克化变局尽管也非新现象,是多元政治和普选社会的普遍问题,但是,与埃尔多安本人几年前推动总统直选并获得高票认可时相比,情形已大异其趣,反映了世道人心的微妙变化,某种程度上也是埃尔多安和正发党长期执政强弩之末的体现,所折射的不仅是民生问题,还与近年埃尔多安及正发党处理政治危机、安全问题、库尔德治理乃至外交事务等一系列失误密切相关。

半岛电视台援引相关数据显示,取得关键胜利的共和人民党选票主要来自当地城市选民而非郊区或农村选民。这意味着大量中产和知识阶层选民已与埃尔多安和正发党分道扬镳。这种选民结构和选票流向变化,符合近年埃尔多安强人式治理失败的逻辑后果,包括实行紧急状态法,打压世俗化空间,在教育、司法和安全领域全面清算居兰分子,以及遏制和剪除军队势力及亲欧亲美派力量。这种城乡和阶层分化的选情,必然会因党争而激化今后的社会和观念对立,进而给土耳其的稳定埋下更多隐患。

民生艰难:正发党竞选的“阿喀琉斯之踵”

8号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_8号彩票怎么样才算中奖_8号彩票官方网站